我爱这伤花怒放白练狂舞后的死寂

  一场假象覆盖着另一场假象

  我爱严寒中渐行渐远的旧魂灵

  他们总是在长夜里

  濯洗乌黑发亮的宝石

  唤醒我与往昔对话

  雪地上小小的一点鸦雀——

  我爱已经倦透

  却依然醒着,发出

  微光的那颗心

  文:莫卧儿

文章标题: 雪霁